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江湖潜龙 > 全文阅读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第四百一十五章 天赐良机


(22-)
  入夜时分,随着宾客渐离,一对新人被送入了洞房,除了一些年轻人留下来闹个洞房折腾一番,然后在长者的劝说之下,也逐渐散去,于是,不仅这儿安静下来,连整个村落都安静下来了。

  然而,便在此时,忽然响起了一阵马蹄声,五人五骑,在老张家门口停驻了。

  五十出头的老张正在忙碌着,给台凳桌椅和碗筷分类着,毕竟,村子里居住着的多数是苦哈哈们,一辈子也没做几次大事,不可能日常具备着那么多的台凳桌椅,都是向各家借过来的,而在归还的时候,由于各家的家具类别相近似,所以须得仔细辨别之后,再一一物归原主或许,有人会质疑,既然大家都是苦哈哈,家具又大体相近似,借了几件归还几件就是,何必那么计较呢?额,问的好,因为,对物事的掌控权利之欲望,是人性的本能,这个跟贫穷或富贵无关。打个不太适当的比喻,男人可以很愉快的使用别人家的媳妇儿,却比较在意自己的媳妇儿是不是完完整整的交给了自己,何故?因为,前者,在征服感获得提升的时候,更多的是分化了对方丈夫的掌控权,犹如打了场胜仗;而后者,恰恰是对于男人世界的完全掌控欲完美的诠释。

  闲话打住。

  话说,老张和几个刷碗洗碟的帮手妇人听得动静,纷纷抬头,不由都呆住了。

  老张心一沉,却是硬起头皮迎上前来,点头哈腰道:“几位爷,还没吃饭吧,菜还热着呢,凑合喝杯水酒可好?”

  当头一个蒙古大汉冷哼一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老张道:“不是,这位爷,我......”

  一个大汉马鞭指着老张,道:“你知道你犯了何罪?”

  老张呐呐道:“我,我不知呀......”

  那大汉骂道:“混账的东西,你家是不是儿娶媳妇了?”

  老张道:“是。”

  那大汉道:“你给衙门报备了没有?”

  老张道:“没......不是,这儿不是离城里路途遥远么,而且,一般来说,官家都几乎没怎么管这儿的......”

  那大汉冷笑一声,道:“你这是狡辩么?哼!也许,是这儿的衙门失职了有所疏忽,但是,你就钻这个空子了是吧,你敢说你不是?”

  老张无言以对,因为事实如此。他以为这块穷乡僻壤之地,官家已经放弃了管理,所以,他也没有进好几十里地的城里登记报备。

  老张从怀里抖抖索索的掏出一把铜钱,恭恭敬敬往前递上,口里说道:“给几位爷喝杯小酒......”

  啪!

  马鞭晃动,打在老张的手上,手立即肿了,铜钱撒了一地,很痛,泪花都出来了,但是,老张却是咬紧牙关强行忍住,没敢叫喊出来。

  “几位爷......”

  一个大汉道:“少嗦,新娘子在哪里?你不会不知道规矩罢?”

  按照元初规矩,但凡汉家女子新婚之夜,她的初.夜权是交给蒙古人占用的。

  老张脸色煞白,但是,却也没有过多的反抗,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后边第二间屋子就是了......”

  “哼,算你会做人,便饶了你。”

  “几位爷,我儿在里面,请求你们不要伤害他......”

  没有人理他。

  五个蒙古大汉翻身下马,把缰绳往院子边上的树上系上,便快步向新人屋子行去。

  正在洗刷碗筷的田大妈抬头见得他们猖獗之极的踹门而入,忍不住低声道:“老张,要不,把村里的男人都喊出来?”

  老张老脸绷紧,咬了咬牙,摇摇头,低声道:“哎,都来了那又如何,难道还能把他们打死?那样的话,我们整个村子都要遭殃啊......”

  那几个较胆小的妇人也纷纷摇头:

  “那是万万不可以的,当今是什么世道,别说打死他们,便是冲撞了他们,也没有好下场啊!”

  “是啊,蒙古人野蛮习惯了,一旦招惹了他们,发起狠来,还不把我们这条村给平啦!”

  “是啊......”

  “啊!”

  新人房里传来一声惨叫,老张猛的一个转身,须发皆张,然而,举起的脚,却是硬生生收了回来,只是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扇门砰的关上了,屋里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调笑声,却是再无他儿子的声息,一双老拳紧紧的握着,颤巍巍的身躯,宛若那风雨肆虐之中枯叶,颤抖着,颤抖着!

  噗噗噗

  一个清冷的脚步声响起,适逢田大妈抬头,看见了,由外头慢慢的走来了一个英俊少年,不由微微一呆,道:“孩子,你怎么来啦?”

  梦万放微微点头,道:“晚饭后在外面散步了一圈,刚才在路口看见了几个蒙古人进入了村里,怕是不会干什么好事儿,便跟着过来了,原来还真是在这里呀。”

  老张好像个溺水者便是一根草也紧紧抓住,用力的点点头,哽咽道:“可不是,今日是小老儿娶儿媳妇大喜日子,他们便来啦,如今,都在里面......哎,都怕是教他们给糟蹋了......”

  田大妈却道:“孩子,你是外人,与你无关,你快点回去,早点睡觉,如果你感觉精神充沛无处使用的话,明儿个让你田大叔带你上山砍柴。”

  老张显然是非常不满的,在蒙古人面前,或许他可以当孙子,但是,对于田大妈此等村民,虽然同为苦哈哈一类,但是在他眼里,他的位置显然要比他们高上一级的,所以,在田大妈面前,他立刻提起了气,挺直了腰杆,轻斥道:“老妹,你这话我不爱听,什么外人不外人的,小伙子在我们村里呆了也有好几天了,吃过这里的饭,喝过这里的水,也算是与我们村子有缘了,更何况,便是今日,你把你们一家子的份下的肉拿回去给他吃也就算了,但是,你还悄悄到厨房偷了好几块肉回去了,算起来,起码,他也受了我的恩惠是不是?”

  田大妈一愣,倒是没有想到,老张竟然能如此扯上关系,然而,她确实做了,又是不容否认的,唯有猛一咬牙,放下手上的碗筷,站起来,走到梦万放跟前拉起他的手,道:“孩子,跟大妈回家,哼,老张,今日多拿了几块肉,来日我会加倍奉还。孩子,走。”

  这一刻,梦万放心窝一暖,是感动的,田大妈关心与他,他岂有不知,然而,他更在意的是,为了实现强大的梦想,他必须放弃很多东西,譬如,正义,爱。

  他轻轻的从田大妈的手里抽出他的手,轻轻把她推开,然后淡淡道:“我去去就来。”

  然后,他向新人房走了过去。

  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屋里,亮着红烛,五个蒙古大汉把美丽的新娘子全身剥光,美目蕴泪的与他们逐一喝着交杯酒,新郎也是赤条条的,不过,他可没那么幸运,被扔在墙角里卷缩一团,脑门肿起一个大包,估计是撞墙上了,已经昏迷了。

  当梦万放进来的时候,几个都愣住了。

  “你是什么人?!”

  梦万放没有任何废话,随手把门带上,然后慢慢的走过来,当即便有两个大汉站起,迎上来,其中一个记忆不错,道:“咦,你这倒霉孩子,莫不是中午我们在那边山脚下遇上的小屁孩么?”

  梦万放没有搭话,双臂探出,也不知如何回事,两个大汉至少还离他好几尺之外,正常之下,他的手臂是够不着的,然而,就是如此奇怪,当梦万放双手那么一递的时候,他们两人的脑袋就到了他的手上,而那两具失去了脑袋的身体居然还忠诚的执行着死前的指令,依旧向前大步走着,颈腔的血水汩汩漫上颈腔沿着身体流淌,导致了,他们的每一步是每一个血印呀。

  剩下的三个蒙古大汉简直是惊呆了,他们完全想不通,他们的两个小伙伴,怎么走着走着,脑袋就平白无故飞走了,飞到了那个弱不禁风的少年手上呢?

  新娘子直接昏了过去,偏偏,三个都没有来及把她抱住,事实上这一刻,死神之降临,便是自己都害怕顾不来,哪里还有心情管她?

  在生命面前,金钱,美女,都是浮云!

  扑通!扑通!

  两个无头尸体倒下了,颈腔的血液不要钱的汩汩流淌。

  “啊!”

  忽然,一个蒙古大汉发足狂奔,望门口跑去,然而,但见梦万放手上的两个头颅脱手掷出,一个砸在该大汉的脸上,将之整个面砸了个稀烂,另外一个穿越而过,砸在还站在桌前的两个大汉之一的胸口上,咔嚓嚓一阵骨头碎裂声,几乎是整个头颅完全陷进去了。

  最后的一个蒙古大汉简直是吓傻了,尿湿透了裤裆。

  梦万放捏着鼻子,行至他的面前,厌恶的抬手一挥,尿裤裆的大汉顿时好像稻草人一般飞起,撞在墙壁上,变成了一滩肉碎。

  然后,梦万放把灯熄了,漆黑之中,摸索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还好,好是黄花闺女,不错,究竟是上天对我不薄,天赐良机呀,我岂能辜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