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侠骨满唐 > 全文阅读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第十一章 谁能书阁下


(31+)

  在母亲死了之后,公孙白一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整日不理世事,醒来就发呆,累了就到头就睡,这段时间塔吉每天都为公孙白准备着衣食住行,可谓无微不至。
  公孙玉莹的墓地就在木屋旁边,说是墓地不如说是一个土堆吧!什么都没有,墓碑没有,向山钱都没有,生时名动天下,死了真的只是一堆黄土,公孙白时常倒在坟堆之上就睡,这样像是离母亲更近一些。
  公孙玉莹死后第十五天,来了一个老酒鬼,来人邋邋遢遢,一身道袍不知道多久没洗了,还散发着刺鼻的味道,手中酒不离手,偶尔还蹦出两句听不懂的诗句,什么对影成三人之类的。
  酒鬼来到公孙玉莹坟前之时,公孙白刚好醒来,闻到老酒鬼一身“味道”也是皱了皱眉,但是看到老酒鬼站在坟前,久久不语,眼中带着伤感和落寞,便也不在理会他。
  只是公孙白已好奇起来,母亲生前朋友很少,除了南方来的那位妙手回春的神医和昆仑山上几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还从来未见过其他朋友,如今这个老酒鬼更是让人摸着头脑。
  老酒鬼看上去已经胡须花白,但是脸上却没有皱纹,真正应了那句鹤发童颜,虽然年迈之身,但是目光温和,说是慈眉善目也不为过,脸庞来看犹如中年男人,想必年青之时定然是英俊潇洒之辈。
  此时太阳刚到山边,一眼望去,老酒鬼的身影显得异常高大,感觉让人高不可攀,这倒让公孙白有了点兴趣,由于最近过着“活死人”一样的日子,显得无精打采,病恹恹的问到:
  “老先生是家母的朋友么?我带病在身就不行礼了”
  “朋友么?算是吧!我与她有过几面之缘,遗憾的是从未把酒言欢,只是一直钦佩她的侠义,前夕日子心有所感,知是她归去之时,特意赶来想看看,但是我如今状态有些问题,半路遇到洋流自南而来,为了躲避所以来晚了些时间,最终没能见上一面,遗憾之至啊!”听完公孙白心中惊愕,此人竟然能感知他人死亡?莫不是神仙?
  “老先生说笑了,生死乃是天定,如何能预测,先生怕是拿我寻开心吧!”公孙白觉得这位老先生看着挺好的一个人,可惜爱说大话。
  “你不知道之事并不代表没有,你所无法理解的并不代表别人不知,你所见的未必就是真实,就像现在你看到的我。。。嗯。。!这个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我所说之事全为真,以后若是你有能力破开五境你就能明白,现在多说无益”。
  听完老酒鬼的话,公孙白也理不出一个头,无法反驳,便不再理会,拿出自己招牌式的傻笑,傻傻的对着老人笑了笑,心中则对老酒鬼的话嗤之以鼻。
  老酒鬼看到公孙白的样子,便知道公孙白完全不信自己的说辞,所以也不理会公孙白,酒鬼对着“土堆”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由于声音很小,公孙白也没有听清楚说了些什么,断断续续的听到什么责任。。放心。。。。除魔之类的。
  边说还不时看了看公孙白,闹得公孙白不知所措,说了一阵,老酒鬼转过头来对公孙白说到:
  “你是打算这样浑浑噩噩过一辈?还打算让一个女人就这样天天照顾你?我觉得你还是死了好!这样活着有点丢人现眼”本来前两句公孙白还有点思索,听到最后一句不由翻了个白眼,也不理道人,倒头就睡,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老酒鬼接着说:
  “三个月前,有人借春风给我捎了封信,说是昆仑山下帮我找了个传承之人,听完我很高兴,于是到皇宫‘借了’几坛美酒,又到长安城‘借了’点龙气,才压着被风吹散的可能来到这里,只是这一见难免有些失望,不过不打紧,人嘛难免有低谷之时,当年我可比你更过分”
  公孙白听着什么美酒,什么龙气,差点被风吹散什么的,更加感觉这老酒鬼不靠谱,说不定是个骗吃骗喝的主,于是翻过身去,背对着老酒鬼,全然不理睬。
  老酒鬼看到公孙白的样子哈哈大笑,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到:
  “当年洛阳城之战,你母亲何等风采,虽说老魔王被袁天罡老前辈打得跌回五境,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阻挡的,可你母亲真是霸道啊!比老魔王低一个境界,一柄长剑硬是将老魔王挡住,实在是了不起啊!”
  听到此处,公孙白一个翻身坐将起来,目不转睛的顶着老酒鬼,老酒鬼嘿嘿一笑。
  “怎么了?不当活死人了?有兴趣了?哈哈。。。。”
  “刚才多有得罪,不知道前辈竟然是母亲故交,还望老先生指指点迷津”
  “指点是没办法了,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讲讲当年之事”公孙白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个不停。
  老酒鬼笑了笑,接着说:
  当年老魔王申屠霸野心勃勃,为了让自己突破境界修炼魔功,竟然勾结各地官僚藩王,不断制造内乱,闹得天下名不聊生,死伤无数,由于修炼魔功需要大量的人血和精元,战争将是最好收集人血的办法,可以说安史之乱便是他一手操纵的。
  老魔王不仅煽动各方出手,自己更是打前阵,将平乱的侠义之人和武林高手尽数屠尽,并将修行者人的血脉吸尽,修炼之人可以说对老魔王是天大的补品,更是将无尽的战死之人尸体汇聚起来修炼,他每到一处便是尸山血海,连婴儿都不放过,罪恶罄竹难书。
  也正是因为如此残暴的方式才惹怒了袁老天师,老天师多次想狙击老魔王,奈何此人魔功奇特,肉身更是强悍,多次让他拼着重伤逃脱,可谓是打不死的蟑螂。
  直到他突破到六境之时,天生异象,老天师以《推背图》为引,终于找到其行踪,最终将其打了个半死,直接废了他一甲子的功力,导致老魔王跌回五境,一生都难以重回六境,但是这次还是让他逃了,而老天师当时忙着“赶路”,放过了申屠霸,而老天师应该去了那个让所有修行之人都想去的地方。
  只是老天师这次没有击毙老魔王,为后来带来了无穷的灾难,老魔王逃走之后,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宇文天朗,此人天赋之高,心性更是坚韧,本是道家三重境界的修士,但是改修魔功,仅仅几年便就达到接近魔道六境的境地。
  此人乃是我见过最有修炼天赋之人,但是此人比老魔王更为可恶,也更为残暴,为修炼魔功明目张胆杀害武林人士和修道之人,最终洛阳之战时,我和他二人再战斗之中双双破入六境,最终我将他斩杀,只是他魔功霸道,要不是当时太白剑护住我,我自已身死道消,不过也闹得像现在这样到死不活的。
  老魔王的二弟子叫宇文淑华,我从未见过此人,但是我听闻有人说他被老魔王吃了,不知真假,不过前些天我观伏魔岭魔气纵横,天上煞气升腾,估计真的是被老魔王吃了,修魔之人对老魔王来说,吃一个可比一百个同境界的道家修士都强。
  公孙白听到老魔王竟然吃人,吓得打了个寒颤,逗得老酒鬼哈哈大笑,随即继续说着往事。
  最近我看到伏魔岭的气势,便通知了小梵天和清音阁的人,他们应该所有行动了,哎!只是我看不到结果了,这盛世啊!可是有些舍不得呢!
  老酒鬼过边说着边惋惜,不知道是不是公孙白的错觉,总感觉再刚才老酒鬼叹息之间,老人像是有些缥缈起来,像是要随风而去一样。
  “小子,我这次真的要走了,我所说之事你一定要记住。第一件事便是到巴蜀之地取剑,此事你母亲私下已经跟你说了,我就不多说了;
  其二,与剑在一起的两本书一本叫名叫《青莲剑诀》的书一定要收好,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不然你想为你娘报仇怕是不可能,另一本叫《乾元道经》,我知道你母亲早已经传授你‘十二神相’,所以你练此功会非常简单,但是一定要踏实,不可贪功冒进;待这些都学会之后,一定要匡扶正义,锄强扶弱,最好是把伏魔岭给拆了,免得贻害千年,为天下苍生谋福,这也是我最大的愿望。
  最后,就是我那老朋友‘太白剑’,希望你对它好一些,我便在此谢过了”
  说完老酒鬼突然变得仙风道骨起来,并深深对着公孙白行了一礼。
  公孙白哪里敢受这样的大礼,赶紧上前搀扶,只是这一搀扶,发生一件让公孙白在多年之后都心有余悸的事,只见公孙白一步上前,要搀扶起老道人,可是手却从老道人身上穿过,老道人像是空气一般,但是公孙白明明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人,也不是透明的,还提着一个酒坛呢!
  公孙白瞬间傻眼了,看着自己的手从老道人身上穿过,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大叫一声“鬼啊”,跳起一丈多高,飞身后退,慌乱中被母亲的坟绊了一下,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吃屎。
  公孙白吓得连滚带爬出去数丈,见身后并无任何响动,转过身来只见老道人对着自己哈哈大笑,惊魂未定的看着老道人,见老道人也不追来,便放心不少。
  “你究竟是人是鬼?”
  “算是鬼吧!公孙白?公孙~白,嗯,好名字啊!小子,你也算是我的传人了,以后有时间给我上柱香,嘿嘿,今日吓也吓了,说也说了,就此别过吧!对了最后一个事想问问你,你觉得这大唐最终什么会流传万世?”
  公孙白颤颤抖抖,牙关打着颤,带着哭腔说到:“老先生,冤有头债有主,你别来找我,我从小。就怕。。鬼,你要是有什么舍不得,我一定帮你办到,另外每逢清明或者中秋,我一定为你多烧点钱纸,让你在下面不至于食不果腹,要是你是在不放心,我现在就去屋里先烧点给你”公孙白此时已经被吓得语无伦次次来。
  老道人听完这话大怒道:“放屁,老子可是仙人,虽然只是很短暂的几个时辰,那也是仙,你这小子真是胆小如鼠,就算我是鬼你怕什么,一剑劈了不就完了,哎!我是不是找错人!想我一生戎马,收了你这么个徒弟,我真的是有点死不瞑目啊!别扯这些,快说,大唐到底什么能流传千古”
  公孙白见实在无法推脱,想了想才说道:“应该是浩然之气吧!”
  老道人听了这话,一时间像是在思考,见老道人不说话,公孙白以为说错了什么,吓得连呼吸都轻轻的,生怕呼吸重了,惊醒这“厉鬼”。道人思考了一会儿像是想通了,豪迈的笑道:“好一个浩然气,你也算配得上我那‘老朋友’了”
  说完也不理公孙白,转身向着昆仑上慢慢走去,只是每走一部身影就淡一些,数丈之后变得透明起来,在就快要完全消失在暮色中时,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公孙白说到:“徒弟,我觉着吧!除了浩然正气,我的诗篇应该也能流传千古,以后你要是纵横天下或者遨游九霄,不妨读读我的诗”
  公孙白还在震惊之中,而老道人也不管公孙白,像是非常开心,口中大声朗诵着自己的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诗诵完,人也透明到快消失了,最后一声闷响,道人透明的身影散开,像是漫天的繁星,最后点点消散,公孙白此时完全分不清楚自己是在梦中还是醒着,这番机遇,实在是匪夷所思。




Ps:书友们,我是落巢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