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蔷薇帝国百转千回 > 全文阅读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入仙门


(31+)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天高四万八千丈,山长于天三寸间。
  大道三千会世界,仙侠之事谁与说。逆天之事,便出于高出天之地。
  惊空遏云,一声凄厉的鹰唳不停地回响在一簇白云之旁。他的喙已经有了紫色的斑迹,往日的锐利的目光已经不再。可以知道,他到极限了。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会执着于一朵虚无缥缈的云从。有人说他是追寻曾经陪伴他的的伴侣,也有风月小文看多了的说是他迷恋上了这朵云彩,众说纷纭却不能影响到我们目前的主人公。
  我...没有名字,也没有故事,不喝酒。我没有很喜欢的人,小时候和我家人说过喜欢一只兔子,然后他们当着我的面抓了过来,我看到尖利的爪子刺破雪白的表面。像是雪地里倒地的麋鹿和她的眼睛一样但不再像是红玛瑙那样可爱,所以我不再轻易的喜欢上别人,我也知道了有一种脆弱叫做生命。我也知道了哪怕是我们也会被捕捉,所以当我父亲那一支发现了这里就毅然离开了族群。我不知道他们看到过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一直这样啼鸣,我很反感。
  直到我母亲也倒在我的面前,就这么看着我没说一句话。生命的最后她也还是向着那朵飘渺的云发出最后无声的啼鸣。我在她尸体的旁边呆了两天,我想起了那只小时候的兔子,想起了两个月前的父亲。我没有告诉过他们我看得见云的里面,是很多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像我们一样飞起来的。你们明明提醒过我人是一种可怕的动物,所以我不想告诉你们你们一直追求的是你们一直避之不及的。
  我梳理了一下母亲早已失去光泽的翎羽,摇晃了一下身体。看到了自己黑色且光亮的身体,像是披了一身的夜晚。冲上了那片天空!不,是冲向了那片云!你见过鹰的笑容么?在飞起来的那一刻,我笑了。
  我不知道我的啼鸣有什么意义,从我的喉管里冲出的已经不再清晰,我能感到我父母的心情了,不管我怎么作为,它都毫无波澜。像极了一片沉静的大海。哪怕是暴雨雷鸣它也保持着它的平静。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年轻,我能感到今天就是我的极限了。我努力地想要看清它,因为它,我们离开族群;为了它,父母已经失去了;为了它,我拒绝了很多的同类;为了它,我,今天就要死了。然而我还是看不清它,我咧了咧嘴,不服气的再次开喉。因为我感觉,今天,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
  云中。
  玉树溶溶仙气深,含光混俗似无心。长愁忽作鹤飞去,一片孤云何处寻。高屋建瓴,气冲斗牛。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盘盘焉,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点之中,而气候不齐。坐有悬泉瀑布,似白龙吐涧,白虹横空。匹练悬空晴似雨,峻岩蔽日夏如秋。
  有不知几许人,仙炔飘飘,丰神俊朗,言语温婉却不知其意。当中有一大殿,上有牌匾却不着一字。不知此地何名,只只不似人间做派!
  “相谈甚久不知道友为何此做?”殿内传来一声苍老却中气十足的询问。视线拉过去,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和善的问道,此番云淡风轻的派头让人不禁赞一句仙风道骨。然而对话之人却对此毫不在意。
  “嘿嘿嘿嘿,老头儿需要我说几次,下注何人?”来着一副怪异打扮,眼上像是人间的西洋镜,上身严谨下身却不及膝盖说不出的诡异。却给人一股不明觉厉的感觉。
  老者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但一想起今早的事就大感头痛。本是照常的修炼,却被此人一脚踢开了禁制山门,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灵力的运转方式也与他们大相径庭。因此没有立即发作只是想问清来意,可谁知此人只是一直询问“下注何人?”还时不时发出意味不明的奸笑着实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老者极力维持修养的时候一道传音让他安下心来,他对着来者说道:“我们大长老说了,他要先看看赌局和你们的下注。”说完他眼睛直看向对方想看出一点不同。
  “嘿嘿嘿嘿...”仍是这种意味不明的奸笑,但是终于不再问‘下注何人’这种话。他意味深长地看向老者身后的某处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三枚...钱币。
  “赌局呢?”沙哑的声音从老者身后传来,老者连忙回头问候“大长老。”说完便施礼退到了一旁。
  然而被称作大长老的人却至藏身于一片云雾中不见面目。“赌局呢?”大长老再此问道。“嘿嘿嘿嘿...你问赌局么?”不管对方是谁仍是这样吊儿郎当地说话方式让退到一旁的老者眼皮一一跳。
  眼见毫无用处的大长老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忍耐什么“那就让我看看你们的下注。”
  这次,对方并没有继续做怪,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暴露了他想说的话。早先的老者在心里腹诽道“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还是通过自己相当贱的表情完美地表达出来了啊...”
  只见对方向空中抛出了三枚钱币,快速地在几人面前滑过又回到了他的手上。“嘿嘿嘿嘿...”男子又恢复了那种说话方式,笑贱)嘻嘻地看向大长老。
  “就这样?什么也没发生啊?什么下注?”老者似乎什么都没意识到。但现在也不像是发问的好时机,因此他只能看向大长老,因为他感觉大长老很清楚此人的来历,也明白所谓的“赌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两相懵逼之间大长老身遭的云雾剧烈的波动了一下又迅速恢复了平静,“嗯!”等到大长老传来肯定的话语,男子又问道;“嘿嘿嘿,那么你们下注....”
  不等男子嘿完,一枚玉牌射向男子,男子干脆的接过直接在身后撕开一道裂缝跳了进去,只留下一阵“嘿嘿嘿...”的笑声意味不明...
  “大长老...”老者有些犹豫是否该上前询问却听到大长老不加掩饰的低语。
  “三世之人么....?”
  三世...之人?什么意思?疑惑又充满了老者心中,然而还未等他说出就被大长老打断,“门外那只祸鹰多长时间了?”
  老者一愣继而掐指一算回到“已有十七个年头,今日大概就是那牲畜的大限了。”
  “嗯,将他接进山门收入老六门下吧。”大长老平淡地说道。
  “额,老六那边....”老者有些迟疑。
  “我会去说的。”大长老打断道。
  “是。”老者听到后便不再问缘由,应下便去了山门准备去接引新的弟子了。
  只剩大长老的大殿里安静到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世道要变了啊...”
  ....
  云外。
  我还在不停地发出那意味不明的声音,如果有一件一生都在做的事,会不会很有趣呢?但是我并不感到有趣,也没有为自己感动。我勉强抬起了头,今天的太阳真大,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看到了。翅膀挥动的越来越吃力了呢,可惜我的利爪已经抓不起任何东西了吧。这样也好,没有什么再陪我一起送命。
  “呼...呼...”肺部的酸痛越来越明显了,这是最后一次了吧。发不出声音了啊,什么都看不清了...那么,再见吧,我已经很累了。
  好像,有人要出来了。不过,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吧。失去力量的支持,祸鹰一头栽了下去。最后的最后,他好像听到了...
  “祸鹰,天生灵视,一十七年诚叩山门。今,天有所感。收其为我紫薇仙宗门下。”
  好欢乐啊,我,原来是想要进到这片云里么?为什么我不开心呢?
  我抬起头,不再有太阳,好像能看见父亲母亲了....
  《魏书》卷一百一十四〈释老志〉~3048~
  道家之原,出于老子。其自言也,先天地生,以资万类。上处玉京,为神王之宗;下在紫微,为飞仙之主。千变万化,有德不德,随感应物,厥迹无常。
  




Ps:书友们,我是鬼不再讲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