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混天之路 > 全文阅读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第七十三章 咬舌自尽


齐志好像并不知道外界的一切,继续读诵第二句第三句:“曩莫颯钵跢南三藐三沒馱句致南薩室囉迦僧伽南!”齐志的身后显现出的是一棵菩提古树和一朵朵莲花,一个个僧众在打坐的场景……

广场好像突然静止了一般,被这种浩大的佛性感染了心神,所有人都出现了一丝的恍惚,好像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佛祖委派到天下间的行者,来传颂佛祖的意志,来惩戒世间的邪魔歪道。☆→頂☆→点☆→小☆→说,

齐志举起了阴阳棍,第二棍砸下,一个壮汉根本招架不住这如山岳般的巨力,身死!

当第二个人死亡的时候,组阵的众人神情上出现了一抹犹豫彷徨,好像困不住这个人!杀死一个人简单,几十个法宝齐飞,金丹修士都要全力招架,何况齐志?但是困住一个人,光靠“七七天罡阵!”似乎不够啊!但是高台上的朱望刚没发话,众人只得继续在齐志周身游走施法!

城主府周围悬空的修士有人大喊起来,“这个修士好像是恩公啊!”

“对,就是巫山山脉巫咒带救了我们的恩公!”一个老者激动的喊了起来。

另一个方向一个人叫道:“是,就是恩公,马上通知朋友,一起杀进去,和恩公并肩战斗!”

齐志读出了第四句和第五句:“曩謨路計阿囉罕跢南曩莫素嚕跢半曩南!”齐志身后的虚影变成了一众阿罗汉,在双手合十……

齐志砸出了第三棍,一个瘦小青年被再次被砸成了肉饼!

组阵的众人中有十几人个祭出了法宝,轰向了齐志,齐志举棍成舞式,护住了全身。但因为对方轰击的力量奇大,一口鲜血喷出!齐志完全凭借着一丝清明,一丝本能在战斗!而嘴里仍然在诵读着,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前胸。

意图通过七七天罡阵困住齐志的一干筑基修士,终于发现困住这个比筑基修士还强上一线的年轻小子根本不可能,一个个开始变游困为轰杀!

齐志读出了第五句和第六句:“曩莫塞訖栗娜誐弭南曩莫阿曩誐弭南!”齐志身后亮起了道道霞光,晃人心神……

在齐志举棍的时候,身边组阵的人不再维持阵法,而是全部法宝轰向了齐志!几十个灵器撞击到齐志所舞动的蛇形棍上,齐志直接被轰击的退后了十几步,又是一口血剑喷出。万幸的是,齐志是炼体士,不然这一击已经身死!

齐志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处的险境,好像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只是个盛放自己灵魂的容器一般。

齐志读出了第七第八句:“曩謨路計三藐伽跢南三藐缽囉底半曩南!”齐志随着诵读张嘴,一抹抹血沫跟着喷吐而出,这是在以自身生机恭请佛祖啊!齐志的身后浮现出来的是一个个信徒,虔诚的佛教信徒,在诵读着经文……

一股虔诚浩大的气息以齐志为中心慢慢在广场上蔓延,那是佛光,那是佛身,那是佛的普度众生……

又是几十个法宝轰了过来,齐志这一次直接被轰击的飞了起来,之后摔在地上倒地不起,鲜血和血块从嘴里不断的吐出,受了极重的内伤。靠着那一丝清明,齐志塞进嘴里一粒“精灵丹”。

高台上的刘莲哭的早已成了泪人,看着心上人不断的吐血,不断的受伤,自己只能被绑缚着看,而不能上前帮忙,狠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为什么总是不刻苦修行!

而这个时候齐志身后的美女们,猴子和饕餮再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加入了战团。城主府外围的几十个被齐志救过的筑基修士也纷纷飞来,同样的加入了战团!而且还有更多的筑基和练气修士源源不断的赶来……

齐志站起身,诵读出了第九第十句:“曩謨祢栗史喃曩莫悉馱尾你也馱囉栗史喃!”身后幻化出了一众天仙……

齐志抡起了阴阳棍砸在了一个攻击自己的壮汉身上,一棍身死!被佛祖加持了的阴阳棍,好像达摩降魔杵一般,具备无上力!

齐志读出了第十一句:“舎播弩屹囉賀娑沬栗他南!”这一句诵完,齐志感觉自己神魂里的诅咒好像变成了一种祝福,对自己三魂七魄的一种大裨益!其实“舎播弩屹囉賀娑沬栗他南”翻译过来就是一切诅咒亦能所有受益!

齐志每读诵一句,身后就显化出一副佛祖或菩萨虚像,齐志好像传经布道的佛徒,宣读着佛祖的法旨!

齐志每读诵一句,就举起蛇形阴阳棍砸死一个城主府的护卫,齐志好像在履行佛祖的意志,惩戒那些恶魔邪道!

齐志每读诵一句,声音里就传出一种震颤心灵的佛律,齐志好像在以力度化众人到西方极乐世界!

高台上的朱望刚看到下面城主府的护卫就要被屠戮干净了,终于不安起来。望向了身边被吊起的刘莲!

“都是你!臭丫头,我要让你在你男人面前受辱!他不是佛祖的化身吗?看他能不能救你!哈哈哈哈!”朱望刚面目狰狞的癫狂大笑起来。

笑完抬起右手在刘莲的衣服上面又是“刺啦”一下,撕扯下一片衣衫。刘莲的左臂衣袖被扯了下来,露出了莲藕白玉般的臂膀。朱望刚拿着被扯下的一块碎布,放到鼻子边上闻了闻,邪笑道“你的男人来救你啊!哈哈哈哈!”

抬起手在刘莲的丰臀上猛的拍了一巴掌,“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朱望刚说道:“就该撕扯这里了!我要扒掉你全身的衣服,再被吊在这里!”

刘莲咬着银牙喊道:“阿志哥,再见了,我刘莲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不会给你抹黑,再见了,我的爱人!”喊完,一抹悲愤涌来,一狠心,银牙把舌头咬断,咬舌自尽!

一股股鲜血从刘莲的樱唇里流出,慢慢的浸湿了胸前的衣衫。为了爱人,不愿受辱,不愿苟活!这才是真爱!

朱望刚看到刘莲嘴里汩汩流出的鲜红的血液,惊的说不出话。朱望刚呆呆的看着脑袋已经歪到了一边的刘莲,好像小孩子的玩具一下子坏掉了,顿时失去了兴趣!

“死女人,本爷还没玩够,就死了,你的男人倒是救你啊,救啊!哈哈哈哈!”朱望刚好像发疯的野猪,变得狂暴起来。

齐志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继续诵读着“大佛顶陀罗尼”,身边的城主府护卫都被屠戮干净的时候,本能的走向了高台上的朱望刚。

朱望刚看到满身是血的齐志,看到这个血人身后还在不断显化出的佛像时,身体已经抖了起来,而两条腿更是变成了两根琵琶弦,弹了起来!“别过来,你别过来!爹啊,你在哪里?师傅啊,你答应赶过来的!救命啊!”朱望刚从一头发狂的野猪顿时变成了一只乞求活命的爬虫。

这个时候,天空突兀的多出来了一个中年人,对着朱望刚问道:“刚儿,城主府这是怎么了?你给我传讯到底为了什么事?不知我正在闭关吗?”

朱望刚听到天空的声音,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爹,赶紧救我!这个疯子要杀死我!”

天空中的中年人望向了正闭着眼走向高台的青年,“才练气九层!刚儿,你是筑基修士,连一个练气九层的小蝼蚁也怕,你是白活了!”

“咦,不对,经脉如此宽广粗大,气息如此沉稳悠长,还吃了‘爆裂丹’,凝出佛祖法相!进入顿悟入定了!不简单,真的不简单啊!”天空中的城主惊疑起来。

“我不在城主府,你怎么惹上了这个妖孽!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能招惹他吗!哎,罢了罢了。”说完对着百丈外的齐志拍了一巴掌。

齐志好像被一座巨山压住的感觉,全身经脉断裂了一半,一块块内脏夹杂着鲜血喷了出来!本来就已经重伤状态的齐志,硬抗这一掌后更是伤上加伤!然而齐志好像还在读诵着经文,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次,仍然处在一种玄妙的状态中不能自拔……

魔皇把大佛顶陀罗尼打入齐志的神魂,在里面加入了一抹意志,即使身死,也要诵读的意志!就是要通过不受到外界干扰而磨灭诅咒的力量。所以至今齐志都未醒来。

城主大人再次惊咦了一声:“居然还是炼体士,已经接近炼体四层了!真的不简单啊!”说完又拍了一掌。

已经瘫坐在地的齐志就感觉一座更大的山峰压了下来,自己的骨骼都要寸寸断裂。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迎面而来的山峰好像被什么东西接住了。自己的压力突然不见了。

城主焦怒道:“古老头,你聚丹斋也插手我城主府的事?”

原来救齐志的竟然是聚丹斋的驻扎在巫山城的总执事古老!

而齐志瘫坐在地,竟然颤颤巍巍的又站了起来!站起来的齐志仍然混混沌沌的读诵着佛咒!

古老说道:“这个小家伙对我们聚丹斋有恩,请城主大人放他一马,我聚丹斋必有厚报!”

城主戏谑的笑了笑,“古老头,我说不成,哈哈。你不够面子,你聚丹斋同样不够!我金丹三层,你金丹二层,你根本不是对手!我不想与你们聚丹斋交恶,这个人必须杀!你走吧。”说完再次对着齐志拍了一掌。

这一掌同样被古老接住。

齐志这个时候好像呆立的木偶,只是嘴里仍然诵读着:“吽豽噜唵!”读完把阴阳棍甩了出去……

城主看到古老再次出手,正和古老再次对接一掌的时候,感觉自己被一种力罩住了似的,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和失力!

一个蛇形的黑亮棍子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小腹,好像一个大型的钉子,自己跟着棍子飞了出去,蛇形棍穿透丹田直直的把自己钉在了城主府高高的楼阁上!

城主丹田被废!

诅咒之力转化为了佛光,佛性!齐志读完最后的咒心,这种佛力加持到了最大,齐志甩出的阴阳棍,因为加持了这种佛力,影响到正在和古老对峙的城主。战斗中一丝的分神,就是死!

被钉在楼阁上的城主大人,仍然一脸的茫然,低头看了看那丑秉的黑亮的蛇形棍,半晌才吼叫了起来,“不,不要!还我的丹田……”没有了丹田的滋润,已经三百多岁的城主大人的脸皮,瞬间就干瘪下来,好像挂在脖腔上的一片枯树皮。

楞严咒读诵完毕,齐志慢慢的从那种奇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至此,诅咒之力已经全部转化为了佛光,滋润着齐志的神魂!

齐志睁开眼,望向了高台上的朱望刚。

朱望刚已经完全傻掉了,好像立在台上表演的木偶,“嘿嘿嘿,爹,你怎么跑上面玩撬棍?也不带我一起玩!”

齐志走上前,一巴掌把朱望刚的脑袋拍到了脖腔里!

朱望刚死!

齐志看到了仍然被吊着的刘莲,疾步走上前,拥入了怀里!

“阿莲,志哥来了!”齐志拥着这具娇弱的身躯,眼里流下了两行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