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尚不知他名姓 > 全文阅读

澳门永利娱乐场平台

第536章 迷雾 (199)毁灭


(28+)
之前两次试图切断少年和月亮的联系,都未能成功,这一次,会有胜算吗?

刘若愚自己问自己。

答案是,没有。

在混乱中的那道联系,仍然稳如泰山般的一以贯之,似乎周遭的崩解跟它一点关系也没有。

只是,那道光,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道血红。如刺,如芒,如绝望的坚持。

刘若愚举起手刀,将全身的真气凝聚起来,狠狠劈落:

“灭!”

“分”字符虽然是切断联系最好的选择,但一而再的失败,令刘若愚不敢再贸然使用。

他使用的“灭”字符,严格来说,并不是用了切断联系的符咒,其左右而是和那少年的逆转之阵相似

毁灭!

手刀触到了那一丝血红,刘若愚只觉手臂宛如被一片薄如纸尖如刺的利刃,从皮肉切割到骨骼,一切到底!

刘若愚忍着痛,拼着手臂被完全劈裂的后果,硬生生将这一手刀劈到了底!

成了?

如果不成,刘若愚也没有办法了。他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真气,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像一块破石头一样,混在砂石水滴之中,往身下的深渊之中坠落而去!

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血红的丝仍在他的眼前,从上方的虚无,贯穿到下面的虚无之中。

他不愿闭上眼睛。哪怕眼前的一切犹如地狱般令人恐惧。

他只是在心中默默和自己的兄弟告别:再见了,若明。

可是,说告别也不太准确呢。少年将要毁灭这世界的所有,若明怎么可能幸免?

不过是前后脚罢了。

刘若愚苦笑笑。

就在这时,四处崩解的轰鸣声中,似乎有一条紧绷之线突然断裂的微声响起:

“崩!”

刘若愚越来越沉重的眼睛,突然睁大了!

刘若愚在急速下坠着,眼睛一直盯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湖面,湖面,现在毋宁说是被撕裂成几块的破抹布!

但湖面“铁盖”般的阻隔依然还在。只是,那一丝血红的月光,从中间的位置,骤然崩断,像失去力量的两截线头,略微一卷又一缠,随即消失不见了!

“喀拉……喀拉……”在一片震耳欲聋的隆隆塌陷之声中,湖水看起来已经破裂的平面,竟响起了些微细碎的微声。

仍在下坠的刘若愚忽然觉得背后气流一涌,好像是深渊之中有一只巨大猛兽的背脊,将坠落的刘若愚往上拱去!

湖面刻意被封的“铁盖”终于被打碎了!

沉重的压力消散于无形的同时,一直混沌不清仿若毛玻璃的湖水阻隔,也终于被清除了。

仰面朝上的刘若愚,眼睛越瞪越大:只见,能穿透迷雾的明月,此时已偏离了天心,微微有些西坠。

看来时间还算拿捏的好。

但是,又有什么用呢?少年逆转“无中生有”的大阵,已经生效了,地底塌陷,天空崩裂,飞尘走石,水云杂混!

不光是九江城,这整个世界都在向着崩解的方向行进着!

虽然少年和月亮的联系,最终被刘若愚斩断,少年布下的气柱水柱,也一个接一个的土崩瓦解,然而,世界要崩塌瓦解的趋势,却是无法挽回逆转了!

气流紊乱,刘若愚只是微微往上抛了一抛,便又继续沉重地往地心坠落下去!他只看见,在距离他无比遥远的地方,在混乱崩塌消解的空间里,就在西坠的月亮旁边,那少年兀自挺立其上,两眼之中的血红,宛如黑夜里的两颗暗星,在雾气之中闪烁不定。

少年的脸上,没有癫狂,没有得意,没有恐惧,没有犹豫。

有的只是冷淡的平静。好像这一夜初始之时的镜湖。

平静无波。

这大约就是他想要的。

也许,他从来就没有过失控?

一切,只不过是他顺水推舟,借势往着自己所希望的方向而去?

事到如今,恐怕没有人会知道答案了。

正在刘若愚要闭上眼睛,准备接受这一不可更改的事实的时候,就在他准备好了要和这个世界一同灭寂的时候,他看到了变数。

变数就是钟阿樱。

只见钟阿樱千疮百孔的脑袋脖子,一条长蛇一般,从深渊中缭绕而出,嘴唇都快掉没了的口中,冒出两只尖牙,真奔白衣少年而去!

钟阿樱大约也是被打急了眼,只留下的一只眼球也凸了出来,亦是变得血红血红的,看起来狰狞无比。

钟阿樱显然并不想接受和世界一起毁灭成虚无的命运。

她呲着牙,在砂石浑水之间穿梭着,拼了命的从深渊往上冲去。钟阿樱很快就发现了在混乱之中的,她差不多失联了的身体。

好像一具破烂娃娃似的的身体,在一团混乱之中飘飘荡荡,无所依存。

钟阿樱怪叫一声,嗖的收起她的长脖子,重新让头和身体聚合在了一起。她转转快要断掉的脖子,不做停留的,正朝着白衣少年飞刺而去!

少年根本无所察觉。或者说,他已经不再在乎身边有什么动静了。他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渐渐西坠的圆月,双目之中的血色,亦在渐渐消退,此时看去,竟已经淡化成了颇有些可爱的粉色。

钟阿樱则带着满腔满脑的恨意,对着白衣少年笔直撞了过去。此时的她,似乎已经忘了今日所来的目的,忘记了自己的庞大野心,她唯一能记得的,就只是要复仇的恨意!

“咚!”钟阿樱一头撞在了丝毫不带防御的白衣少年的腰上。

少年晃了几晃,却没有再多的动作。甚至,他连看都没看钟阿樱一眼。

然而,因为受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冲撞,白衣少年身子一震,一直无意识握着的手一松,从手心里掉下来了一个东西。

不是别的,正是钟阿樱之前甚为珍重的沙棠果果核!

果核掉落,好像无知觉的少年也是一愣,似乎是刚刚想起来自己的手里还有这么个东西。

而钟阿樱看见沙棠果果核,独眼则明显一亮!

钟阿樱毫不迟疑,手腕一抖,一条藤蔓骤然伸出,朝着那只沙棠果核,末端张开,好像是一只壁虎的吸盘脚似的,蓦然向着果核包吸了过去!

世界都要毁灭了,她还要果核做什么?

刘若愚皱着眉头,完全想不通。

?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

????

(本章完)